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周群挨训逃跑系列五 人民界定

向下

周群挨训逃跑系列五 人民界定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一 一月 23, 2012 10:36 am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原本上句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但我的处境却并非如之似的眼前山水多得令人无法辨路,而更像是突然之间面前竟连尚可跋涉的山水都全无了。

  事实上,倘依我性格而论,倒是宁可遇上“山重水复”之境地,而非如下所面临的“山穷水尽”之地步,因为,有生以来,我还真是从没畏惧过山水的之多,甚而至于,若有跋山涉水、过关斩将的需要,或者凭我脾气的所使然,尚不仅能胆敢视之于等同儿戏,不定油然而生的更是趁此“大好机会”可把来玩耍一番之童心。不过,那后一句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倒是贴切之言,因为我就是恍惚间已明白了以至于自己一连“拔腿就逃”的原因,并且由之而更找出了之所以造成此因的根源:居然是仅缘于自己的学艺不精,才导致了一旦“狭路相逢”于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就势必促使了自己的束手无策、无计可施,最终也唯有“拔腿就逃”一途可行了。

  兵书有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民书也有载:“决心要成功的人,已成功了一半。”而半兵半民的书上更载:“三军可以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还有不知是什么书载的:“不图一时乱拍手,只求他日暗点头。”以及书上也不知载没载的:“人们为了生存而吃饭,不是为了吃饭而生存。”但不过,接着下来的问题却又在于,我固然以为自己是已经成竹在胸了,也足以对付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了,可雄纠纠、气昂昂之余,竟然百密一疏了尚且有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的时兴戒训,以致终究又功败垂成于了:“不知深浅,切勿下水。”之系列中的:“水性不够,就别急着去摸石头过河!”

  “周群,你来啦。我等得你好苦!”

  当这句话出现在我的荧屏上时,我一声冷笑:如果是朋友,哪还好说!而假如又是妄想用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来吓我、唬我,那么,现在已经是门都没有了!

  “为何不留言,而要等我?”我边问,边打开论坛又点开了一张文帖。

  “因为要同你当面论证一下。”

  果然是来让我初试锋芒的!我嗤之以鼻之余,心底已暗笑了起来,等着他亮出论点。

  “周群,你所下的定论:只有反对剥削压迫的人,才可称之为人民。我们都认为极不妥当!”

  “不是吧,难道这个世上还有喜欢被剥削压迫的人民?!”

  “你说话,不能这么绝对。”

  “有些事情,是应该绝对而论的。比如,你现在就正想着该怎么用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来搅乱我所定的人民概念。我的这说话,很绝对,但是没错吧?”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说:“吵架,我肯定是吵不过你的,可我有事实。你等着别走,我去叫几个人民来。我们在一起商量如何对付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成算在心,必有所立!我冷笑不止:靠搬救兵就有用了吗?我今天可是鼓足了狂扫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之劲而来的!看我待会儿如何让你们彻底地明白:人民是个什么概念!

  我一支烟还没吸完,忽地发觉自己已在了一间“室聊”中。里面除了刚才的那家伙,还有两男一女。

  “周群,我看你一直喜欢自说自话瞎下定义!”那个一脸妖媚的女人首先发难。

  “我周群言论,向来是摆事实、讲道理的,所以也希望你说话能摆事实、讲道理,而不要如此无凭无据的给我瞎下定义!”

  “其实,你的:‘有人消灭剥削压迫,让中国人民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但也有人为了制造剥削压迫,故意摆迷魂阵欺骗一些傻瓜,以便让傻瓜相信中国人民喜欢被剥削压迫。’就已经不是摆事实、讲道理的说法了!”一个矮胖又理着平头实如一块铁墩似的家伙,从旁接口。“因为,先不谈剥削压迫确实是有助于社会发展的事实,只说现实中实在是有很多喜欢被剥削压迫的人民,其实就已经完全可以说明你的确是在‘一直喜欢自说自话瞎下定义’了!”

  “幸亏你说的是‘先不谈剥削压迫确实是有助于社会发展的事实’,否则,我可真又要叫你摆事实、讲道理了。另外,据我这些年来的研究成果所显示:目前所剩的动物物种中,仅有低级动物才可能喜欢剥削压迫。那么,就可想而知的了,既然是喜欢剥削压迫的东西连人类都已不属于了,又怎能再扯上人民呢?而最令我可坚信自己的研究成果不容置疑的更是:一直以来,我实在是真还没见过有喜欢剥削压迫的人民!因此,至今的我还是敢断然肯定:只有反对剥削压迫的人,才可被称之为人民!”

  “哪也只能证明你周群是个井底之蛙呀,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自高自大的人啊。”躲在暗角里,满脸奴相的家伙用几近于女腔的音调说话了。“比如就说我吧,我就是个货真价实的人民呀,可我还就是喜欢被人剥削压迫呢。因为,我现在的老板待我可是好了吔,所以,假如说要是没有剥削压迫而民主了,岂不就要连老板都没有了吗?那么,哪来这么好的老板这么照顾我呢?

  “你周群不去作调查研究,自然就是一点都不了解我们这些被剥削、被压迫人的幸福生活了。你知道吗?我平时呀,每天除了干好老板吩咐我做的事,包括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呢,还一有空就专门盯在老板的屁股后面跟着打转,寻找老板可会有什么琐碎的小事,好让我能去为老板多出一份我的力呢。我还甚至连老板家里的家务活儿也全给包下来了呢,老板为此还一直夸奖我很精明能干呢。当然,能够让老板说声好,这可不仅是老板对我的特别器重,也更是老板对我的格外宠幸和恩泽呀,我能够享受到这无上的荣耀,自然也就更是决不会忘了这完全是老板对我的恩重如山啊,因此,我还特意经常去偷听同事们的背后谈话,然后再一五一十地汇报给老板听呢。

  “告诉你吧,我还发生过最令人羡慕也最让我终生铭记于心的事呢。记得那次是在一个傍晚,老板一边叹着无聊、一边又故意谈起我老婆,直夸她性感和有女人味呢,我这么善于察言观色,当然也就一下子明白老板的心思了啊,为了报答老板对我的知遇之恩,也为了能让老板今后更看得起我,我马上就急忙赶回家把老婆接去陪了老板一宿呢。可惜的是,老板不喜欢男人,否则我们夫妻俩就能一起陪老板了,这实在是有点遗憾。不过,第二天老板果然待我更好了呢,老板甚至还像搂着玩具一样勾着我的肩膀戏称我为连襟,并直夸我的老婆很过瘾呢,再后来,我老婆也光荣了,居然能够经常去陪老板睡了呢。尽管老板由于天生小气,从不付钱,也从没多给我钱过,但是,事有所值啊,我为此也赢得了同事们的亲热昵称:狗腿子、乌龟、鹰犬、叭儿狗之类的呢。那么,你周群凭着自己的良心说,在这种剥削压迫的环境下,我过得如此的舒服,我该不该赞成剥削压迫呢?!”

  从这个说话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一开口,我脑际就已然掠过“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之警语了,但尽管我由此而使尽了所有办法,甚至连深呼吸也都用上了,却还是没有能够抵抗得住他话语的力量。不寒而栗所致的毛骨悚然伴随着鸡皮疙瘩,一阵猛过一阵地侵袭着我的身体,而且那感觉由于进多出少竟然还在体内堆积了起来,我的血液开始倒流、身子逐渐僵硬、体温急速下降,我那份事先所鼓足的准备狂扫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之劲,也霎时已反被心惊胆战、魂飞魄散给狂扫掉了。我发觉自己已根本没法再思索,几乎一片空白的大脑中也仅留下了:世上怎可能还会有这么变态的东西啊?!

  “周群,这下你该心服口服了吧?!”矮胖肉墩笑着说。“其实,他的喜欢剥削压迫与我的相比,还差了一大截呢。因为,其实他只是喜欢被剥削压迫,而我还想着将来要去剥削压迫别人呢。”他得意地摸了两下头,本来就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其实,你周群一不作调查研究,二又不能与时俱进,怎么可能理解我们这些当代青年呢?就以我为例吧,其实我的头脑里满是紧跟时代的唯利是图观念,因此,其实我早就清楚在这个唯利是图时代的成功含义其实就是指的可以去剥削压迫别人。所以,我其实早就特地去狠下了一番功夫,练就了一身真正的唯利是图好本事。现在的我,其实早已是坑蒙拐骗、偷抢扒拿、绑票勒索无所不精熟了,就是让我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干掉什么绊脚石,其实我都已能够做到杀人不眨眼了,而且其实我也早已时刻准备着出手去大捞特捞了,我不但要捞钱还要捞官更要捞美女呢。

  “虽然,我尽管其实也知道练有唯利是图好本事的人,不在少数,并且争斗起来会凶险异常。看一眼现在的成功人士——真正能骑在别人头上作威作福的家伙,也就百分之一二而已,其实就知道概率之小了。不过,真正动起手来,其实这里面还得去掉一大半属于不懂也不会竞争的,以及那些只会在嘴上叫却手底并不行的傻瓜,这一算,其实几率就大增了,差不多就翻了几倍,变成百分之五六的样子了,而其实里边还有些是胆子小的、学艺不精的、心不狠、手不辣的,把这些都统统再去掉,其实就已成了百分之十左右的成功率。也就是说,其实最终明枪暗箭拚斗的,也就是十个最有真才实学人之间的混战。而作为我来说,其实只要牢记‘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的英明教导,其实就已经有了厮杀到底的巨大动力和力量,只要我再咬着牙坚持到最后,不被打倒、不被打垮、不被打死、不被逮进去,那么,我其实就是成功了,成为了这百分之一的成功人士,也获得了可以尽情享用九十九人劳动果实的剥削压迫权利,而这,其实也就正是在贯彻‘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伟大精神。当然,这第一步的成功其实还只是个开头,因为虽然只有百分之一二,但在中国也已经有几千万了,这其实也就是说,这时我又已经在同这几千万个成功人士搏斗了,而且背后还又多了敢于拚命的新人更在死命杀上来,所以,走上了这条路假如不能拚到底,或半途松了一下劲,结局将会是很惨的。

  “周群你说,其实人活着干吗?其实还不是应该像这样终生与人去拚斗、去竞争吗?而且,其实看一下那些被人踩在脚下过日子的笨蛋,过的都是那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艰苦生活,其实就已经够可以激励起人们的相互残杀的斗志了,而这,其实也就是改革开放为什么要营造剥削压迫的真正原因了。那么,现在你再来评评理,像我这样有本事因此也就有了十分之一希望的人,准备响应国家的号召为社会的发展作番大事业、大贡献的人,应不应该去喜欢剥削压迫?!所以我说啊,你周群其实还是要先学会了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能够做到与时俱进了,其实才行呢!”

  什么其实不其实的,其实还不都是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我试着使力,可还是一点劲都提不起来。我长叹一声:这种东西,本来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驳得它体无完肤的,可惜,先前却一上来就遭遇了那个超级变态,被弄得筋疲力尽,以致没了可驳斥神经病话语、白痴言论的状态,甚至眼看着虎落平川又将大败亏输作“拔腿就逃”了。

  “嘻嘻,这位矮胖大哥,真是改革开放的人才和未来之星呢。嘻嘻,假如你能够活到成功的那一天,成为了剥削压迫的一员,可别忘了来小妹这里作成小妹的生意啊。嘻嘻,小妹可也是改革开放培养出来的一代名妓呢,刚好到时能与大哥成天生的一对,嘻嘻。”妖媚女人挤眉弄眼地给矮胖肉墩打足了气后,再转过脸来时,已经爱憎分明得柳眉倒竖、星目圆睁了。

  “周群,你看看人家多么跟得上时代的发展,连杀人放火都不眨眼了,你却还在鼓吹要消灭剥削压迫,你简直是个老顽固,封建的余孽!以前就是像你这样的人太多,才导致了没有剥削压迫、没有娼妓的封建状态!还倡导什么男女间的爱情要忠贞不渝、永不变心,害得当时的人都去追求安稳牢固、白头偕老的幸福婚姻了。也幸亏改革开放引进了美国的男盗女娼文化,才让蒙在鼓里的人们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那全都是欺骗我们女人的!是男人想免费玩我们女人的花招!

  “你仔细想想!假如不是政策的扶持,娼妓事业能蓬勃发展吗?再假如不是繁荣娼盛,能让中国女人清醒过来吗?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最先进的美国男盗女娼文化,才能够令中国女人明白:原来女人的身体是可用来卖的!这是个多么伟大的历史进步啊?!它使得中国社会一下子前进了不知多少呢,甚至还能让中国女人在耳濡目染之下变得异常勇敢起来,再也不怕男盗女娼文化所带来的性病肆虐呢!

  “你再摸着自己的良心为我们女人想想!以前的女人,都不知道每做一次都可以也应该收钱倒还罢了,可现在还处在婚姻中的女人明明是已经知道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肉体的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却还是在被婚姻这个落后枷锁束缚着作白白的无谓牺牲,她们的心底有多么的痛苦?!她们被男人压着,脸上还得强颜欢笑,心里却默默在计算着、数着那正在迅速增加的该收又收不到的钱:十元、二十元、三十元……,她们的心,此刻简直就如同正被刀子割着那般地在滴血啊!啊,我可怜的女同胞们!

  “所以我现在一直在为妇女解放事业作奋斗!我要顺应着现在的家庭、婚姻正在越来越不稳固的大好形势和绝佳时机,趁机宣传美国男盗女娼文化中的快餐爱情,也就是假的爱情,以便可让中国女人上了大当之后都明白:原来世上是没有爱情和真情的!从此就可呼吁人们趁着混乱砸碎家庭、婚姻这个束缚女人的落后枷锁,最终实现中国女人每做一次都能够公平合理地拿到卖身钱的伟大理想!因此,对于娼妓来说至关重要的剥削压迫就显得尤……”

  我终于断开了网络,又“拔腿就逃”了……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8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