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老是爱回想往亊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老是爱回想往亊

帖子 由 ho13974614533 于 周日 一月 15, 2012 10:28 pm

毛是少有的能够洞察历史的人物。1966年,毛发动文革之前,已经预见到他死后文革将会失败,右派将会上台(毛给江青的信)。1969年后,文革的退却已成事实。毛清醒地看到,对文革“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已经预见到“搞得不好,后代怎么办,就得血雨腥风了。”毛坚信右派的统治也不长久,但在感情上,却不能对革命将倒退、人民将吃二次苦而无动于衷。因此,文革后期毛的心境,其实是相当悲凉的。  
  此时,毛喜欢怀念往事,常谈起战争年代和建国初期的事情,愿意看这方面内容的电影。一次,银幕上伴随着高昂雄壮的乐曲,出现人民解放军整队进入刚攻克的某城市、受到市民们热烈欢迎的场面。渐渐地,毛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先是阵阵抽泣,随即大哭失声,工作人员只得将他搀扶退场。有时,他还要来一些旧照片反复地看。据工作人员回忆,对两张旧照片,毛看得津津有味:一张是他穿着打补丁的裤子在延安给一二0师干部作报告(一九四二年),另一张是他骑马行军于转战陕北途中(一九四七年)。毛很清楚,他“就要见马克思了”,能做的已经不多,只能寄希望于人民,寄希望于将来。党内某些高级领导,当然也很清楚,并且一直在为些作准备。  
革命退潮的标志,是 1968年7月28日 。当天毛直接找蒯大富、韩爱晶等北京高等学校造反派组织的头面人物谈话,对他们发出退却的警告。这其实也是对革命小将的爱护,韩爱晶回忆,谈话结束后,毛走了又回来,对在场的中央领导说:“我走了,又不放心,怕你们又反过来整蒯大富,所以又回来了。”   
当时韩爱晶鼓足勇气问道:“毛主席,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如果中国出现了分裂,你也说自己是毛思想,他也说自己是毛思想,出现了割据混战局面那我们怎么办?”这实际上是革命退潮时,造反派有委屈,而且心里没底,不知道毛身后,中国要退到哪里。江青听了很不高兴,毛则夸她问得好,并坦率地回答:“就是把林彪以及在座都消灭,全国人民是灭不掉的,不能把中国人民都灭掉,只要有人民就行,最怕脱离工人、农民、战士,脱离生产者,脱离实际,对修正主义警惕性不够,不修也得修。”毛也许不相信他的战友,但他相信人民。后来的演变也确实如此。  
  除了人事安排外,毛更重视对文革的理论总结,以为后人留下理论武器。  
  在着手筹备九大和整党工作的时候,毛认为需要对“***”从理论上加以总结,以利于把“***”的成果,切实巩固下来。这个理论的概括的表述,最先是在十一月六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联合发表纪念十月革命五十周年的编辑部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中发表的,被称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编辑部文章把这个理论的要点归纳为六条:  
  (一)必须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对立统一的规律来观察社会主义社会。  
  (二)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  
  (三)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在本质上,依然是政权问题。无产阶级必须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中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  
  (四)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就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表人物。他们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五)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进行革命,最重要的,是要开展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只能是群众自己解放自己。  
  (六)无产阶级***在思想领域中的根本纲领是“斗私,批修”。  
  在此基础上,笔者根据毛晚年的理论与实践,在某些具体方面作了补充:  
  (七)无产阶级专政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专政。这个专政是对反动派进行专政,对人民内部实行民主集中制。人民必须掌握上层建筑。  
  (八)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任务之一就是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必须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地、普遍地改善人民群众的生活。  
  (九)坚持干部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的制度。绝不要实行少数人的高薪制度。  
  (十)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武装部队,必须永远置于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永远保持人民军队的光荣传统。  
  (十一)人民公安机关,必须永远置于无产阶级政党的领导和人民群众的监督之下。  
  (十二)在对外政策方面,必须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反对大国沙文主义和民族利己主义。  
  毛在解决四届人大的问题后,放心不下的仍是他认为具有根本意义的“反修防修”问题。二十六日那天晚上,毛约周恩来作了一次单独长谈,在周恩来后来整理并由中共中央印发的谈话要点中,毛对“理论问题”主要讲了以下内容:  
  “列宁为什么说对资产阶级专政,要写文章。要告诉春桥、文元把列宁著作中好几处提到这个问题的找出来,印大字本送我。大家先读,然后写文章。要春桥写这类文章。这个问题不搞清楚,就会变修正主义。要使全国知道。  
  我同丹麦首相谈过社会主义制度。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  
  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  
  列宁说,'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工人阶级一部分,党员一部分,也有这种情况。  
  无产阶级中,机关工作人员中,都有发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的。”④(④毛同周恩来的谈话记录(关于理论问题),1974年12月26日。)  
  经毛批准,从七五年二月下旬起,中共中央分批在北京召开各省、市、自治区和各大军区负责人“打招呼”会议,传达“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指导性文件──《毛重要指示》,并部署各地各部门的运动。  
  这个文件的内容,是毛在一九七五年十月至一九七六年一月间听取毛远新汇报时的多次谈话。  
  关于社会主义时期的阶级斗争。毛说,“社会主义社会有没有阶级斗争?什么'三项指示为纲',安定团结不是不要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一九四九年提出国内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十三年后重提阶级斗争问题,还有形势开始好转。***是干什么的?是阶级斗争嘛。”“旧的资产阶级不是还存在吗?大量的小资产阶级不是大家都看见了吗?大量未改造好的知识分子不是都在吗?小生产的影响,***腐化、投机倒把不是到处都有吗?刘、林等反党集团不是令人惊心动魄吗?”  
  为什么有些人对社会主义社会中矛盾问题看不清楚了。毛认为,“问题是自己是属于小资产阶级,思想容易右。自己代表资产阶级,却说阶级矛盾看不清楚了。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总是一部分人觉得受压,小官、学生、工、农、兵,不喜欢大人物压他们,所以他们要革命呢。”  
今天我们看得更清楚:从整风反右,到大跃进三年困难时期,到社教四清,到***,一直到文革后的“清查四人帮”、改革开放,那几十年一幕幕变幻诡谲的风云、起落叠宕的潮汐,不是什么个人恩怨,不是什么个人之间的争权夺利,也不是所谓“派性”,而是工农与官僚集团两个阶级的斗争,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出现在领导集团内部的斗争是这种斗争的集中反映,文革是这场斗争的最高潮。  
必须承认,文革的失败是必然的。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工人农民的阶级意识和组织程度,尚未成熟到可以取代官僚集团、实现大民主的程度。既然历史条件尚未成熟,那么,文革对官僚集团的抗争是否毫无意义呢?那也未必。  
也许毛早就预料到,有人会认为文革发动得突然,是什么“仓促上阵”。一九六七年九、十月间,在批改林彪的一个讲话稿时,有这么一句:“过去的革命也是仓促上阵的。北伐战争、南昌暴动、秋收暴动、各根据地的建立、土地革命、打土豪、打蒋介石、打日本都是仓促上阵的。”其中,北伐战争、南昌暴动、各根据地的建立,是毛亲笔加上去的。就是说几乎一切革命都带有突然性。把革命爆发想象得条件十足俱备,那是不可能的,那只能束缚革命者自己的手脚。  
众所周知,作为无产阶级第一次向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的伟大尝试——巴黎公社的发生不也是突然的吗?发生前,马克思坚决反对,认为条件不成熟;发生后,马克思立即采取了支持和赞扬的态度。马克思并没有说它突然、仓促上阵,而是迅速果敢地研究它为无产阶级革命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提供的新鲜经验。何况参加巴黎公社的多数成员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者,而是蒲鲁东主义者和布朗基主义者,他们做了违反他们原来的主张的事,公社成了他们学派的坟墓。公社的活动是由马克思的理论指导着。当时,马克思是通过一位德国商人,在伦敦和巴黎之间经商,口头传递他的指示,只有两次是书面的。由于公社没有完全听取马克思的教诲和敌人的过于强大,公社最后失败了。公社社员的鲜血染红了愤怒的巴黎。相比之下,我们的***,是由毛亲自发动和领导,在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一个大国,进行着反修防修的大演习,其首创精神和历史贡献完全可以和巴黎公社相媲美。  
没错,文革是失败了,但是毛从没想过“毕其功于一役”,他早就说过文革是一次演习,而且要搞多次,要有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而且还可能复辟。从这个角度看,文革已经达到了预期的目的。毛业已长眠,造反派在抓三种人的运动中全数被镇压下去了,但是官僚集团也得到了应有的教训。当他们板起脸训人的时候,也会想起牛棚的滋味了。他们不得不作一些让步,给予民众一些权利。甚至到现在,“文革”、“毛”这些字眼还是他们挥之不去的恶梦,还是悬在他们头上斯摩达利剑。  
如果说文革没有彻底地、全面地解决中国的问题,因此就应该全面否定,那么法国大革命、巴黎公社、辛亥革命岂非更不足道?20世纪60年代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非洲将很多老殖民主义者赶回了老家。非洲人民自己也非常兴奋,我们黑人自己来管理工厂了。但是,过了若干年以后,人们发现,自己的干部更糟糕了,***受贿、没有规矩,广大的职工意见更大。但,是不是因此就应否定反对殖民主义的历史了呢?  
如果全盘否定文革,否定毛和造反派,只会削弱了民众民主监督权利和参政意识,助长官僚特权和***风气;只会放弃社会主义民主监督制约机制,激化了社会矛盾;也为西方敌对势力“妖魔化”中国提供攻击武器。改革三十年来不是这样吗?否定人民群众,片面强调法治,使中国陷入了一个由司法***制约破坏“法治”建设的怪圈。劳动人民政治经济地位被削弱,两极分化成为推动改革和促进社会进步的代价。  
  虽然文革失败了,但是,在尘埃落定的三十年之后,民众和知识分子惊讶地看到毛生前所曾预言的和试图遏止的“新生资产阶级的兴起”,“官僚与资本的结合”,“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以及美帝国主义主宰下的全球秩序”,“国内资产阶级和买办与跨国垄断资本的合流”,“工人阶级以及贫农下中农社会地位的急剧下落”等等;所有这些,当时很少人真正理解,大家认为这只是一种意识形态的神话,甚至觉得毛老糊涂了!但所有这些,在今天则都已成为铁一般的现实!  
  马宾同志说:“***时很多问题不明白,现在明白了***时,说资产阶级就在党内,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很多人说,这说不通,现在知道了,正如资本主义市场上的假冒伪劣,名副其实!”  
革命之路历来就充满曲折。正如鲁迅所说,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就如煤的形成,当初用了大量材料,结果却只有一小块。  
  
   
   
   
   
   

















































































ho13974614533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1-12-26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老是爱回想往亊

帖子 由 潜龙 于 周一 一月 16, 2012 3:04 pm

看了这篇文章犹如那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在眼前浮现一般。

潜龙

帖子数 : 95
注册日期 : 11-12-12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老是爱回想往亊

帖子 由 卡秋莎 于 周一 一月 16, 2012 9:07 pm

对于无产阶级***决不能简单的用失败来定论。它是手段,其目的在于提高人民斗私批修的意识,去除封建的奴性思想而培养人民的造反有理精神。

卡秋莎

帖子数 : 4
注册日期 : 12-01-09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