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如此“爱国人士”

向下

如此“爱国人士”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五 一月 13, 2012 8:11 am


  史海果向来自认是个最爱国的“爱国人士”。他觉得自己不仅是心里面都装满了爱国思想,而且还脑子里都塞满了爱国主义。

  但是,史海果虽然一再地声称自己最“爱国”,却从来就不说爱国的话也不做爱国的事,因为,他始终认定只有埋头干好自己的工作,才可称得上是个真正的“爱国人士”。因此,倘若有谁不是在不声不响地“爱国”,而是在以说爱国话或做爱国事的方式爱国,一旦被史海果发现,那么,他就将在心底先极度藐视对方,并嗤之以鼻:真是无知透顶!难道爱国是需要说出来、做出来的吗?嘿!连爱国得装在心里、放在脑里都不懂得,还装模作样跑出来大搞什么爱国呢!

  继而,他再仔细地察言观色一番对手的实力强弱,如被他发现对手是位初出道的雏儿或可欺负的老实人,他就会大模大样地走上前去叫阵、指责;而如果对手看上去像是名能言善辩的难缠高手,那他则选择与一旁围挤着的袖手瞧热闹们去睨着眼指手画脚“议论”。

  “咦?这人今天怎又跑这儿来了?前两天一直在我们那儿……,什么?他这些天一直在这儿?……哦哦,一直在鼓动国人都团结起来?……不错,我说也怎么只是觉得有点眼熟,这种说爱国话做爱国事的其实全一个样,都差不多,哈哈。……哦哦,今天已经宣传了很长时间?那么,他就一直是这么两下子吗?……是吗?……哦哦,还极力鼓吹消灭剥削压迫夺回人民失去的权力和保障?……还企图揭穿走资派变成贪官污吏的目的和真相?……还妄想挑拨人民群众起来打倒官僚资产阶级和买办资产阶级?还有吗?……哦哦,哪倒真可算是一个十足的愤青了。不过,就是再怎么的说和做,那还不就是两下子?……唉唉,我就是说么,现在世道不好就多这样的人,吃饱了没事干就出来遛一圈,顺便说几句爱国话、做几桩爱国事,就已经希望别人全稀里糊涂把他看成爱国人士了。……什么?!后面的那位老兄你也遇见过这类愤青?哈哈,哪可真是巧了,好朋友你快使劲挤过来,咱哥俩好好聊聊。……唉唉,就是,就是。中国那么大、那么多人,难道真凭这几下就能有什么改变了?异想天开,简直就是异想天开嘛。……哈哈,咱俩可真是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是啊,是啊,咱们不妨统统把这种说爱国话和做爱国事的一概当作小丑看待好了!……你吃,你吃,我呆会儿再点。老兄抽的烟不错啊,定是混得不错吧,哈哈。……是啊,是啊,这些愤青一定都是在社会上混不穿,混不穿了、落魄失意了,才出来骗爱国称号的!……不错,老兄高见,如今这个世道哪去找真心真意为人民的?咱可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轻易的把爱国称号给骗到手。……对嘛,说的就是,只有蠢人们才会去相信愤青,才会去把说爱国话做爱国事当作已经是在为人民谋福利了,而像我们这样的聪明人一眼就能拆穿这种小把戏,拆穿他们不过是尽力装出来骗取爱国称号的而已!哈哈,……。”

  史海果当然不会傻得去吸别人的香烟了。没事就泡江湖的他自然清楚人心险恶的道理,何况近来麻醉抢劫的势头正猛,自感是老江湖的史海果岂能不防一手。事实上,冷嘲热讽间他一直在密切注意着周围人的神态,一旦被他发觉一旁的袖手瞧热闹们嘴里不经意“喔”了一声,脸上流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甚至有一些已经也像是看穿了似的用浑浊的眼睛开始鄙视那说爱国话做爱国事之人了,他就会如同完成了一桩什么重大任务一般浑身舒服起来:哈哈,这小子今天又白忙乎了!然后就匆忙地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因为,按照史海果自己暗中琢磨改革开放所得出的结果是:凡不同于自己那种“安分守己”方式的“爱国”,全都是幼稚并且危险的害国行为!因此,假如自己不懂得知趣远离的话,就很有也被牵连进去的可能!

  为了证实自己的这个判断聪明而富有远见,只要出现了状况,史海果也都会抓住了机会幸灾乐祸给周围人听:“看看,看看,我说得不错吧。虽然现在的报纸都封锁住了消息,但网络上已经给登得清清楚楚了,又有几个不识相的发了什么爱国传单给逮了进去。是不是?这充分证明了我对形势的分析判断一向都是很准确的吧。所以我一直说,你们听我史海果的,是准没错的!”

  不过,向来感觉自己很能够紧跟形势“爱国”的史海果,有一次差点儿也改变了自己所一贯用惯了的这种“爱国”方式去爱国了。那是他被单位扫地出门的时节,眼看着自己的舒适日子突然之间已到头了,历来只有看别人被扫地出门,并常常嘲笑那些人被扫了还不争气得要回头再同原领导争吵的史海果,猛然间也暴跳如雷了:我史海果可不是别人!我年轻时就进了这个单位的,是看着这单位从小到大发展起来的,我为了这单位已经贡献出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宝贵光阴!可是,现在为了掠夺我们劳动人民的劳动果实,却搞什么转制变卖的骗人鬼把戏,反而把我们这些上了年岁的人全都一脚踢开,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们人民的权力和保障哪去了?!让我们以后再老上去可怎么活?!

  史海果悲愤填膺地去找原单位领导评理,可是保安却犹如对待乞丐或小偷一般地把他给挡架住了。史海果转而去法院,但法院此时更也突然间如同完全失去了法院的意义似的,公然明示他根本就不受理这一类的侵吞国资案。

  连日的徒劳奔波,再加上始终在被猫耍老鼠般的眼神睥睨着,史海果其实心底也已经渐渐有所察觉了媒体宣传之下的表象与真实社会间的差异,朦胧地意识到了仍挂着“国家主人”名头的自己,恐怕已不能仍像父辈们那么有理就可走遍天下了,而这却是史海果所历来以为一直都没变的。事实上,此刻的史海果,才算真正开始认识自己所处的究竟是个什么现实、是个什么环境,而起因就在于,他终于也被轮到体验与感受传说中的剥削压迫滋味了。

  但是,纵然自己据着理却说不通更四处碰壁已经很能说明了问题,可有所觉悟的史海果终究一时尚难死心咽下这口冤气,还苦苦挣扎于妄想讨个说法的怨气中。一晚,正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的他,突然想起了一桩发生于自己年轻时候的往事。他忽地坐起了同一瞬间僵直的身子,在黑暗中瞪直了他那双熬得通红的眼睛,努力地追忆了起来:“父亲单位里的领导,……为了什么?……后来被贴大字报?……作自我检讨?……最后连官职都给丢了?”

  正走投无路的史海果,刹那间就仿佛黑暗之中见到了一丝光明,他极力想把整个事件串连起来,可是,一时间他的脑袋却又被激动得反而不管用了。他双手颤抖着点上香烟,猛吸了几口才略为平息了一点亢奋的心情。“那时,好像自己还没工作,……喔,对!还在读书。……是读的什么学校呢?……咳!现在还去想这些琐事干吗?!现在最要紧的是得想出父亲单位里的领导到底是为了什么被群众揭批!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呢?……啊!对了,想起来了!是犯规给亲戚提级!……结果被工人发觉,一下子单位门上贴满了要求伸张正义的大字报,最后那领导不但作了自我检讨,而且连官职都给丢了。”

  但正当他沉浸在终于被自己找到了老百姓维权成功先例的惊喜中,并开始准备构思如何来写这张威力巨大的大字报时,目光却突然间又是一直:“啊呀!不好!现在可是已经把大字报给禁止了啊。”

  一时之间,史海果就像被忽然抽去了灵魂似的,血液仍在体内涌动奔腾,可兴奋之情却已荡然无存。他瘫靠在床背上,黑暗中呆呆的眨巴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他猛然打了个寒颤:“啊呀!不好!这里边好像很不对劲啊。……怎么自己所有可以走的路,都早就给封死了呢?……这不会是预先就设计好的吧?……不对!……怎么,越想越不对头啊?……先夺走老百姓的说话权力,再搅得民心乱如一盘散沙,然后才开始各个击破抢老百姓的所有。这不就是那个‘关灯打哑巴’吗?……啊呀,该不会自己都一直是钻在别人设下的套里,还一直蒙在鼓里吧?”

  经过那晚的折腾,其实史海果也应该由于意识到自己根本就处在无法可想的境地而有所体会到自己的渺小与势单力薄了,可是,随着事态的逐渐明朗,所有希望的全都破灭,史海果胸中本来已在渐弱的怒火却反而熊熊燃烧了起来。愤怒和痛苦交织成的绝望,令他恰似一头才发现自己已被关在笼子里的暴怒狮子,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咬牙切齿,眼珠子也憋得血红,一会儿想要报复社会;一会儿想去自杀;一会儿想用自己的贱命去换几条贵命;一会儿想炸死那些贪官污吏……

  然而,源于灵魂深处的奴性使然,史海果却除了凄惨地仰天大叫老天爷,以及想得额头冒汗和睡梦中不时地会惊跳起来之外,最后终究什么也没做。绝望之火渐退后,他根据自己只会做工与年纪已不轻的“特点”冷静地选择了摆小地摊糊口的生存方式。

  虽然由于摆地摊的人实在是太多且还必须像个贼一般躲避城管的追缴,因此微薄的收入根本就不够生活的开销,只能靠着下岗卖身钱去贴补,并眼看年岁再老上去更必定会连摆地摊都成问题,可此时的史海果已经学会了控制住自己只看眼前而决不再去联想长远未来的“本领”。奴性令他完全认命了,准备自己的余生过得了一时是一时了。

  日复一日的摆地摊过程中,史海果有时见了街头的公然偷盗、抢劫,心底里也会重新评估那些说爱国话、做爱国事之人的行为,甚至隐约觉得他们努力所做的可能正是在争取老百姓已失去的权力和保障。为此,史海果偶有空闲时,还会由于想起自己的遭遇而不禁眯起了眼琢磨起来:“难道说,就真如那些愤青所宣传的那样,公有制真的是老百姓的天堂、资产阶级的地狱?私有制真的是资产阶级的天堂、老百姓的地狱?国家真的是应该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而制止一小撮人的剥削压迫私欲?”

  然而,早已进入麻木不仁状态的史海果,却决不会让自己去琢磨出个究竟来,每次琢磨至半途或到了关键节点他就会猛然惊醒而慌忙刹住思绪,因为他灵魂深处的奴性此时已然升华:假如自己也真的去搞清了这些大是大非问题,哪岂不是自己也势必将变成一名傻兮兮的愤青级爱国人士了?也将如同那些蠢蛋愤青所说的那样会把强国富民当作自己人生的追求和活着的依托了?但愚昧无知的愤青却永远搞不懂因而也永远不会明白的是,中国有十多亿人,自己一个人的爱不爱国根本就是个可有可无的小事情,聪明人是完全没有必要也去看清真相而折磨自己的!再说,就算是大家都抱了这么个观点以致败国更甚至亡国了,自己也为此而受苦受难更甚至再被外族欺压了,哪还不是大家一起遭受天灾人祸?!年轻人倒是会由于社会动荡而像前苏联崩溃后人均寿命急剧下降那般活不长,可我们已经上了年岁的人也最多是再少挣扎几年罢了!因此绝对可以很肯定的说,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什么万众一心、团结抗争,什么同舟共济、国强民富,那不过都是些愤青们骗骗人民的不切实际扯谈、废话而已!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8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