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周群挨训逃跑系列三 言论自由

向下

周群挨训逃跑系列三 言论自由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四 一月 05, 2012 8:58 pm


  经过了两次挨训逃跑的经验教训后,我终于完全明白了“一山更比一山高,强中更有强中手”的道理,因此学乖了,平时也尽量少去招惹“大论者”了。但正所谓:“胆大走遍天下,胆小寸步难行。”“颠狂的马容易闪失,慌张的人会惹乱子。”那天竟然跑来了一个非要与我理论一番而不可的家伙。

  “言论自由就必须允许错误的言论,并且允许错误言论的存在!”

  不会吧,我已经由于多言论了几句而被连着挨训逃跑了,现在“大论者”居然直接盯住了我,使我一上网还来不及言论就得挨训逃跑了?心有余悸的我,小心掂量并谨慎权衡了一番“大论者”的这句言论,发觉只要是不把我周群错当作主管中国言论的,应该问题还不大,或者还不排除有仅是来与我正常探讨的可能性。

  不会是由于遭了上两次的大不幸,自己被吓成了惊弓之鸟才至于如此草木皆兵的吧?

  我壮了壮胆气,小心翼翼问:“你为何要来对我说这话?”

  “因为你的言论是错误的,是不该说的!”“大论者”很干脆地说。

  我的言论是错误的,并且是不该说的?哈哈,真的是没把我错当成主管中国言论的!我一时之间惊喜得几乎蹦起来引吭高歌,或冲出门去见一个人握一个人的手了。

  不过,转念间我却又有点纳闷了:可方才第一句不是说:言论自由就必须允许错误的言论,并且允许错误言论的存在?哪为何我的“错误”言论就……?而且,如此的跑来兴师问罪,其本身的目的与性质岂不就正是在试图让“错误”的言论不存在?力图扼杀掉“错误”的言论?

  当然,我很明白这一点是决不可点破的,否则,立马就又会再演绎像上两次那样的挨训逃跑了。

  我赶紧低声下气陪笑问:“您老觉得我周群哪一句话是属于错误的言论?”

  “你《要砸砖,请对准了》中的:‘必须为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也就是为人民大众说话!’就是完全错误的,这也就是导致了***时代没有言论自由的根源!你想,虽然当时提倡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但如果大家都站在了人民的立场上再展开讨论,岂能体现出言论自由?”

  原来是为这个论点而来啊!我终于明白了过来。但同时却也有些更不明白了:“可是,大家源于道德、思想的崇高都不约而同地站到了人民的立场上讲话,哪也是个没办法的事啊,这也就是他们的言论自由啊。当一个伟大的人民至上的思想出现时,就很容易会形成这种状态的啊。”

  “不行!言论自由就必须正确的和错误的都存在,而且不同立场和观点的都还得差不多一样多!甚至无论正确的或错误的人和事,都要一律加以批判、攻击,否则就不是言论自由了!”看得出,“大论者”对这个问题已是想了很久,也憋了很久了。

  倘使自己这时候据理力争:人们想怎么言论,哪可是他们自己的言论自由权利,而如果是因为言论太一致而非得要让他们改变自己的言论,去迎合什么乱七八糟的所谓言论格局,甚至还必须得好坏不分地去进行言论,其本身性质岂不就已是在剥夺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并且,我还很想问上一句的是:什么样的人才会故意去说自己都知道是错误的言论呢?但我也更清楚,这样针锋相对的结果势必又将导致了自己的再次“拔腿就逃”。

  故此,我装傻不吭声。

  “怎么样,你知道自己的言论是错误的了吧,是不该存在的了吧。”“大论者”得意了起来。“告诉你吧,周群。现在的言论都已一致认定了***时代的言论由于一致而肯定是没有言论自由的!所以,今后你也应该改变自己的言论,来跟我们的言论一致了!”

  手指间的神经开始有点忍耐不住了,我咬着牙强行把之压制了下去。

  “其实,我早就想来教育你改变自己的言论了。因为,我是个最提倡言论自由的人,而你却总是要让人们去多作自己的思考,而且还要把道德、思想作为其导向,你这么做不就是在说服别人应该怎么去言论吗?因此,我就必须来说服你不能去说服别人应该怎么去言论,并且还要让所有的人都坚持自己的言论,不要轻易被别人说服!你看,我一下子就把你给说服了,不再坚持自己的言论了。”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见自己居然闷声不响也没用,开始考虑“拔腿就逃”了。

  但过了许久,竟一直不见动静,我心里不由得侥幸了起来:哈哈,看来这次不允许错误言论的“大行动”,终于宣告结束了!幸亏这次我周群够英明果断,没有再坚持言论自由,否则,哪会有这么容易就让“大论者”知胜而退啊!

  我不觉然间已哼起了小曲。

  可是,“大论者”的训斥突然又来了:“还有!那句也要去掉:媒体能实事求是并遵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那就不单会言论自由,而更是能坚持真理!一如***时代规范媒体的那句名言:‘只有忠实于事实,才能忠实于真理!’

  “你周群不会是蠢得到现在还不明白吧,就是因为当时什么都见报,甚至当官的犯了现在看来算不上错的一点小错,或者老百姓的利益受到了一小点的损害,也都会上纲上线大张旗鼓地登报作大批判,搞得家喻户晓、尽人皆知,才导致了现在像我这样的一批人有了第一手资料,可用来接力赛般地对之断章取义、添枝加叶,直至被歪曲得不成了样子,然后就张冠李戴、以一盖全再理直气壮地去攻击那个时代,最终就促使了后来的政府、媒体由于前车之鉴而不敢再实事求是了。其实,这也正是后来的政府、媒体不言论自由的根源。不过,说到底,像我这样的一批人之所以会这么做,却也正是由于后来的政府、媒体大力怂恿所致的结果。”

  还有完没完啊?我徘徊在逃与不逃间,眼前仿佛已出现了电视上看来的:一个铮铮铁汉居然躲到角落里悄然泪落的悲壮特写镜头。

  “还有!那句更应该去掉:这些所谓的‘论者’,为着自己的能够乱说乱讲而兴高采烈,却从不会去在意一个‘乱’字的分量,也根本不去考虑真到了想要说两句实在话的时候会否却成了空费词说,更完全不在乎自己的说对于别人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许就是人家把自己的言论当作了放屁恐怕也会甘之如饴的,自然,这样的人就更不会去思量自己的话与树叶被风吹动的声音有何区别,与没说有何不一样了。

  “你这是在嘲笑言论自由,说言论自由必须乱的不是!我老实告诉你吧,其实真正的言论自由是并不需要政府、媒体当回事的,只要人们能自管自乱说乱讲再加上相互之间可无理取闹就行了,哪怕政府、媒体就是一点也不言论自由但只要大家都能够私下言论自由,那就是真正的言论自由了,因此,以这个标准来衡量,现在的中国就是历史上迄今为止的最言论自由时期!或许你看见了上访未果的人和公开的秘密在越来越多,就认为了这是不言论自由所导致,其实不是这样的,当然,如果政府、媒体也言论自由了,不再使用极个别言论做成假冒伪劣的民声来强奸民意,而是敢于接纳真正的人民心声了,哪就……。”

  我终于又一次领教到了“惑而不学又胡搅蛮缠”门派中高手的韧劲和功夫,更终于因此而再也顶不住、撑持不下去以致于又一次“拔腿就逃”了。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8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