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周群文章《再论鲁迅》

向下

周群文章《再论鲁迅》

帖子 由 周群中革中央 于 周四 一月 05, 2012 8:54 pm

  关于走资派如何利用神经病的幻象炮制“密闻故事”,又如何凭之来兼而一举诽谤、诋毁两位伟人与一个时代,源于我在《浅析中国时下派别》中已就此作过剖析、论述,而鲁迅的文章究竟写得怎么样、写的又是什么性质的文章,也由于我的《鲁迅的与众不同》都已谈得够清楚、明白的了,在此,我想大概不用也不必费劲再对之多作什么无谓的重复赘述了。

  本文此间将为之而作论的,则就是近来“一波才平,一波又起”的惑众谬论:“鲁迅是个只会一味抹黑社会的论者高手!所以,凡是一味抹黑社会的论者,都大有鲁迅之遗风!”

  此类论调粗听上去,大抵是很能让人对之掉以轻心,觉得似乎挺幼稚,根本不像精心研制成的概念性定义,仿佛充其量也仅是些没头脑又不懂言论自由真谛的“论者”之随口所言,然而,实际上却是绝非如此,其内中非但实深藏着玄机,而且倘一旦任之传播开去又假以时日而形成了共识的话,不仅可偷换了“鲁迅遗风”的真正概念并混淆了“鲁迅”的是非视听,且更能为社会主义时期中的那些恶意攻击社会主义的反动分子及走资派作彻底翻案——在人民心底也彻底翻案——而之前那些“者们”曾经的所谓“大翻案”,其实连“者们”自己心里都很清楚:那仅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之自说自话翻案罢了!

  故而,本着为人民、为历史负责的态度和精神,更作为一个有良知、有道德的中国人,就很有必要及义务不计个人的劳而不获之得失和荣辱,也得通过摆事实、讲道理来为人们再彻底理清这“一味抹黑”与“鞭击黑暗”之概念的根本性区别与不同,并据之而对鲁迅作一个全面的、客观的历史性评价与定位,以令那些生性刁滑奸诈又能说会道的走资派对之无可辩驳而没法再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大凡摆事实、讲道理的实事求是之人源于立场及观点的使然,都必然懂得倘使想正确地评价与定位一个人并以此作出公正的论断,首先就必须得从该人所处的环境、氛围入手,只有当弄清了该人究竟是处的什么样的又属什么性质的环境、氛围,继而才可根据了这特定环境、氛围来分析、研究该人的所作所为之意味及意义——此处所得出的意味及意义尚是该人针对了这特定环境、氛围而言的所作所为之意味及意义,接着就依据这个意味及意义再经过了严密的逻辑与情理互为印证的推断——过程中绝对实事求是而决不可丝毫的添油加醋!来进一步得出该人到底有多少能耐与本领——亦即:观察力和思想以及不屈不挠、应时处势的程度与水平,最终通过这能耐与本领就将能够完全明白也彻底领悟到:凭着此等能耐与本领,该人倘处在不同的环境、氛围中将会做出如何不同的所作所为,以及这不同的所作所为对于不同的环境、氛围而言又将产生如何不同的意味及意义。分析至此,方可把这一切都综合起来,顺理成章地对该人作出相应的评价和定位。

  但是,这种严谨的科学作论法固然正确而到位,却也存在着一个不小的现实问题:仅有我等实事求是又擅长摆事实、讲道理之人才会用,而那些只会盲人摸象的刻舟求剑者就对之完全一窍不通了。所以,思量着,或许就很有必要于论前先说明一下本文之论的方式方法,以免“大论者”及一些不懂此法之人,在往下观阅的过程中,或者给看得眼花缭乱却恍如雾里看花;或者虽感奇光异彩、别具滋味却就是不明所以;或者根本就是又让我在对牛弹琴了。

  依照严谨的科学作论法来评价和定位鲁迅,其实,我们已不难就首先看清了鲁迅当时正处身于一个黑暗的时代。而如今的我们经体验也都已经知道:黑暗时代的言论自由就是除了真话、实话禁止讲外,其它的花说柳说或胡说八道的东西尽管讲,还鼓励讲。然而,我们也看到了处在如此恶劣环境、氛围中的鲁迅,却并没有因此而退缩,只是改变了斗争的策略而采用了转弯抹角的方式来讲真话、实话,而且尽管环境、氛围恶劣如斯,鲁迅却仍然能够把真话、实话深中肯綮如鞭子一般,至根及底地猛击着社会的黑暗。而此,也正致成了具有鲁迅独特风格的“鲁迅式杂文”——即我们目下所见的:于黑暗中转弯抹角鞭击黑暗却又鞭鞭着力的鲁迅文章。

  翻开鲁迅的文章,仅需大致地看一下,我们已然就很能从鞭击得最多、最猛上可以清晰地看到了,鲁迅最仇视的是封建势力对人民的压迫,最痛恨的是人民灵魂深处的奴性——逆来顺受、得过且过,并且对之鞭挞的力度与深度,在当时的文人之中是绝无仅有的。这就充分说明了,鲁迅不仅是位不屈不挠、应时处势的智者,更是名具有非凡观察力和思想的伟人,在黑暗中尚懂得且能够找到造成黑暗的源头,并准确地下手鞭击。

  真切地了解了鲁迅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之后,我们假使再让这样的一个鲁迅进入了一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光明社会——没有了他所仇恨的封建势力对人民的压迫,社会弊绝风清享誉“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民的生活正朝着都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住得起房、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的方向飞速前进着、发展着,并且人民也已经拥有了权力可以对官僚说“不”,但阴暗角落处却也残存着一些企图搞复辟、倒退走资派的环境、氛围中。那么,我们也就不难想象,凭着鲁迅的非凡观察力和思想,他自然而然会明白光明社会的来之不易而将致力颂扬新社会的人道与光明,并因此更猛力鞭挞那些企图搞复辟、倒退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而且这种鞭击也将绝不同于黑暗中的那种转弯抹角的鞭击,而是光明中的威力陡增的亮鞭直击!

  下此“亮鞭直击”定论的根据在于,一则:已经处身于光明中却再去使用黑暗中被迫才用的力度明显大为减弱的转弯抹角之鞭,那就不是具有非凡观察力和思想又不屈不挠、应时处势的鲁迅了,而显然仅是个连自己处身于什么环境、氛围之中都尚且分不清、看不出的傻瓜或蠢蛋了。再则:我周群眼下或者也可算得上是位转弯抹角鞭击黑暗的行家里手了,但大家于我文章中应该也已经发现了,在我转弯抹角鞭击黑暗的同时,仅需可能我都是从不放过任何的机会携光明之光挥鞭直击——仗光明之光挞伐黑暗之暗,借以至根及底直达黑暗之源,而此鞭所具的份量与威力显而易见与泛常的转弯抹角鞭击是绝不可同日而语了。故此,推己及人,我周群都已然懂得并努力使用威力强大的携光明之光挥鞭直击了,难道鲁迅岂会不知?

  所以,至此即可断言:真正的鲁迅根本不像谬论中所指的那样“是个只会一味抹黑社会”的傻瓜或蠢蛋,而是一个见了光明会颂扬光明,见了黑暗会根据所处的环境、氛围而灵活运用或转弯抹角、或亮鞭直击、或携光明之光挥鞭猛击黑暗的具有非凡观察力和思想的伟人。

  倘若为道地起见,我们对此评价和定位再于此间作个不同角度求证的话,我们就更将很轻易地感受到实际上仅需我们够关心、够细心,其实也早该从伟人的由于都具有非凡观察力和思想因而必然会相互明白对方实力的特点上发现并得到证实了。回望历史,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中国解放而成为了社会主义社会之后,毛主席在不断又不时地号召人民群众站起来斗、批走资派和官僚主义之余,每当见到有深度的文章都会惊喜交加,并赶紧对其密切关注。此其实就是最了解也最看得懂鲁迅的毛主席,一直都在心底热切地期盼着能够再出现一位具有鲁迅那般非凡观察力和思想又不屈不挠、应时处势的伟人。然而,实际让毛主席所见的状况却是,其时确实是很出现了一些所谓的“杂文家”,但有的由于观察力和思想的大为不如鲁迅而令他大失所望,而有的更甚至是完全反了过来,不去鞭击搞复辟、倒退的走资派和官僚主义,反而掉转枪口攻击让人民生活朝着都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住得起房、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方向飞速前进与发展的制度。当然,这种反戈相向尚且不是最奇怪的,毕竟出现些反人民、反社会的反动分子并不属意料之外,但稀奇的是,这些家伙身处光明之中却竟然还一本正经用转弯抹角的方式去写并更以此而大呼小叫地或自喻或互喻都已是很有了“鲁迅遗风”,实不知是真的看不出还是假装看不出,居然就无视于鲁迅是身处黑暗中基于环境、氛围的使然才不得已而用的转弯抹角方式鞭击,更何况鲁迅所鞭击的也全都在新中国早被社会主义制度自然而然地给纠正了,这实在让毛主席为之又好笑、又好气,而且在笑得差点没力、气得几乎吐血之余,更不得不再抽出时间、耗费精力去“额外”忙于处置、应付这些“活宝”。

  从目下可见的历史资料上,我们已经看出,当时也极少有人能够发现毛主席在期盼着再出现一位鲁迅,而且,就是假如当时有人发现了毛主席在这点上的焦急之情,恐怕也都会源于观察力和思想的不足而只可能以为那仅不过是毛主席的向来求贤若渴所致,或者因为***时代总有笔杆子在高层而认为那仅不过是毛主席的向来重视文人罢了。但我们只要深度地分析一下形势,就将由于其实际原因而明白了事实却并非是这么简单。

  我们审视不同时期的历史阶段,就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毛主席面对各个不同对手的不同神态和心情。最早以少对多与***对峙时尽管困难重重,毛主席尚能谈笑自若;后玩美帝、苏修于股掌之上时尽管两者都是庞然大物,毛主席更是置若戏耍。但是遇上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毛主席却就大皱眉头、大摇其头了。而之所以如此,就因为走资派不仅都深混于革命队伍之中,且更都是搞阴谋诡计的大行家,何况其捣乱、破坏时一旦被揭穿就会声泪俱下作“深刻”检查并发誓决不翻案,可一转身却不但又搞阴谋诡计更立刻要翻案,并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周而复始,对于这种死不改悔的打不醒、砸不烂之走资派,毛主席心里其实早已清楚而明白:唯有靠着鲁迅那样的好笔才能克制了。

  然而,尽管毛主席尽了一切努力,也始终重视真正的笔杆子,却最终都没有能够见到他所一直渴望欣赏到的情景:一支具有非凡观察力和思想的好笔纵横于文坛,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背景下,不单让人们可真正看清封建社会的腐朽、资本主义的丑恶,更能使人们真正从意识深处认识到、领悟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从而引领人民群众斗私批修扬正气,挥正义之鞭抽得走资派抱头鼠窜,令走资派别说是兴风作浪搞复辟、倒退了,就是欲寻觅立足之地都将成为大问题。

  事实上,假如真能够出现如此状态的话,那么也可想而知了,非但是我们所见的那一次次反击复辟、倒退的人民群众运动可以少搞、小搞,甚至由于已没有必要再搞而可不搞,单就由于肩上的担子一下子轻了不少也将致使毛主席更能大展宏图,从而使中国发展得更快、社会更稳、人民更安居乐业。

  但是,事与愿违,走资派的克星——鲁迅式的人物,却终究没能于毛主席生前出现。此大概即就是所谓的:可遇而不可求吧。

  本文申明:倘有人对我如此评价和定位鲁迅存有异议或疑虑,欢迎前来探讨、交流。当然,如果既不认同但又说不出道理来,那么,无论是什么人,也不管是在哪儿,仅需找出现在或以往的任何时期,文章写得比我周群更近于鲁迅却又不同意此论的人或文章,凭之就足可说明了已比我周群更了解鲁迅,本文也将同时宣告不能成立。

avatar
周群中革中央
Admin

帖子数 : 237
注册日期 : 11-12-11
年龄 : 68
地点 : 苏州

查阅用户资料 http://zgzy.tk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