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无产阶级革命中央委员会
欢迎您!您可以在本论坛交流探讨,也可点击论坛上方导航栏到中革中央语音聊天室交流探讨!

我们中革中央的总纲(目标):打倒扶持资产阶级专政体制的资产阶级政府,消灭骑在中国人民头上剥削压迫、作威作福的十大家族,颠覆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政权,推翻资本主义私有制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

本论坛域名已被中国资产阶级政府屏蔽。新的中革中央论坛网址:http://gm03.asia


民主选举之藏獒的自白;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向下

民主选举之藏獒的自白;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帖子 由 雷鸣听雨 于 周三 一月 04, 2012 12:45 am

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藏獒的自白 2010.3





难得热闹一回的狗窝就这样归于平静了。天随狗愿,在三年一度的动物王国基层民主选举中,我藏獒终于当上种狗了。好像做梦一般,又一切很自然的发生了,一度绷紧的神经突然放松反而提不起精神了,以史为鉴,还是回顾一下我的堕落史吧。

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我出生在很久以前,那时候天还是蓝的,水也是绿的,庄稼是长在地里的,猪肉是可以放心吃的,耗子还是怕猫的,法庭是讲理的,结婚是先谈恋爱的,理发店是只管理发的,药是可以治病的,医生是救死扶伤的,拍电影是不需要陪导演睡觉的,照相是要穿衣服的,欠钱是要还的,孩子的爸爸是明确的,学校是不图挣钱的,白痴是不能当教授的,卖狗肉是不能挂羊头的,结婚了是不能泡MM的……

我的出生对犬种家族来说是个喜讯,不同姓氏的家族成员到我家道贺。我还清晰的记得刚学会走路那会儿,走到路上,不时有狗叔狗婶亲昵的抱起我,生怕我摔着。在它们的怀抱中我幸福的笑着,至今难以忘怀。就这样我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我想家族的不和谐始于家族元老的伤逝。因为好像狗们压抑已久的猜忌终于得到释放一样,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好风气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我就经历过这样让我痛恨不已的事情:刚拉泡尿的功夫,费半天劲挣来的肉骨头就不翼而飞了。从此在我眼里没有好狗。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在隐隐作痛,坏狗的称谓不是自己想要的,而是外界强加的。曾经我也是条好狗,曾经我也想继续当条好狗,曾经我离好狗的一世英名是那么的近。

我真的不记得成为坏狗的确切日子,应该不会是具体的某天,而是日积月累水到渠成的。我想帮行动不便的牧羊犬大爷家拿耗子那会儿我还能称得上是好狗,应该不是我窃花尾巴狗家鸡的时候,应该也不是我摸花尾巴狗家媳妇的时候,因为它临走的时候还替我们把门关的严严实实的。或许是在我砸上届种狗家玻璃把它打的小儿麻痹的时候,因为自此全家族都很敬畏我,至少表面看是这样。

我想我内心至今还是想当条好狗的,可是残酷的现实最终还是让我选择了当条恶狗。说起这次选举,我下了不少本钱,积蓄多年的肉骨头送出去了五分之四。正所谓有舍才会有得,当上种狗后数以倍计的肉骨头就会如期而至,这点账我还是算得过来的,当然少不了我媳妇儿和小三儿的小算盘。京巴儿那点小心眼儿逃不过我的眼睛,前后都给癞皮狗也是没用的,因为它不知道癞皮狗在我主人那里只不过是个狗奴才。结果可想而知,我赢了,京巴儿上调为癞皮狗秘书也算是癞皮狗对它的交待吧,我也不和它计较了,毕竟以后还要和癞皮狗打些交道。

选是选上了,可不知为什么心里空落落的,有点失魂落魄的感觉。我想还是发自内心的欲做好狗而不可求给闹的,毕竟曾经我也是条好狗;毕竟曾经我也想继续做条好狗;毕竟曾经我离好狗的一世英名是如此的近,好像就差那么零点零一公分;毕竟这时有一滴咸咸的东西流到嘴里,直到肺腑庂的我痛彻心扉疼遍全身。

曾经我是条好狗,曾经我也想继续做条好狗。我想这就够了,你觉得呢?
avatar
雷鸣听雨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1-12-12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民主选举之藏獒的自白;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帖子 由 思考者 于 周一 一月 09, 2012 3:41 pm

呵呵,资产阶级所忽悠的民主其实就是肉骨头游戏

思考者

帖子数 : 57
注册日期 : 12-01-0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民主选举之藏獒的自白;曾经我也是条好狗

帖子 由 美利坚人类的希望 于 周三 一月 25, 2012 9:31 pm

呵呵,你有本事别去美国啊,美国是资产阶级,朝鲜是无产阶级你应该去朝鲜。你这种人就该弄死。说一套,做一套。打倒***。中华民国万岁。美利坚万岁。

美利坚人类的希望

帖子数 : 10
注册日期 : 12-01-25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